歡迎訪問古典文學網,祝您閱讀愉快! 古典文學網交流群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原創投稿 > 小說故事

靈者傳 第五章

作者:我是游戲王子發表于:2020-06-02 11:07:03閱讀:
話說和親的事讓靈者等人知道了后被港才回道:丞相,你還是趕緊回去稟告女王陛下,我們宋僧師傅乃大宋皇帝與上天指令去往各國弘揚道法的半圣人。

你家女國王的財富我家師傅是不會喜歡的,還有你家女王的容貌與性格我家師傅還不知道怎么樣,還是快點給我們文牒蓋章好讓我們趕緊行走得了。

實在不行的話,你家女王容貌如果非常美的話我愿意與你家女王成親讓師傅們繼續弘揚道法你看如何。”

靈者道:你這蠢貨比在哪里胡說八道了,你想與國王成親,就你那模樣人家女王會愛上你,你給我適可而止點行不,我們有弘揚道法的使命缺一個人都不成。

師傅還沒同意你就動些小心思你是活膩了了吧。” 

當朝女丞相道:各位道長,你們還是趕緊商量商量,我們不會著急,只要你們同意就行了,只要同意等一個月都成,我們就先出去等你們商量對策商量完畢我們再進來。

宋僧道:這可怎么辦呀,為師不知道怎么辦了,靈者你看這要怎么解決才能完事。”| 

靈者道:不管怎么樣,我們還是先在這里聽聽他們怎么說,要是實在無理取鬧的話那就不要怪俺使出手段了,再說自古婚姻都是有因緣在世。

我們都跟出家人沒區別數年四不沾的人與仙要成親我們答應道祖還不答應呢,再說那女王能配的上道長師傅你,你可是太上道祖的靈童轉世,那個女王不過就是一個區區凡人女子罷了。

壓根就配不上你,但是師傅你要是喜歡的話,就與他相處一段日子騙了蓋印咱們再走就是了,我們不是和尚騙人沒事,再說四不沾里面有沒有騙人這條規矩。

那是貪戀美色,吃喝嫖賭,大大喝酒,我們三人自從弘揚道法的路程開始之后壓根都沒碰過幾次,除了特殊情況,港才雖說貪戀美色但是他自從跟了師傅開始都沒碰過了。

雖說他想過是想過但是給他幾個膽子他也不敢。”| 

宋僧道:我們的任務是弘揚道法不是在這里聽你胡說八道,你還是趕緊給為師想個辦法蓋了印章離開這里才是良策,其余的為師不想多問,我就問你辦法想到沒有。

他們的女王想與為師成親,可是為師實在不愿意,要是弘揚不了道法弄不到上方道德真經怎樣完成大宋皇帝給我的旨意呢。” 

當朝女丞相進來道:宋僧道長你們商量好了沒有,我實在等不及了,我朝女王實在相與道長結為夫親家光大我女國。

你的三位徒弟要是想弘揚道法我們女王給他文書上蓋印讓他們繼續去弘揚道法就行了,他們三人不愿意的話就留在這里伺候道長你看可行,那什么弘揚道法就真的那么重要嗎。

我看你就被去了,在我們這個女子西涼國當國王起步逍遙自在,去什么各國弘揚道法取得上方道經。|” 

靈者說道:女丞相,你說的事情也不是沒有道理,但是我們首先是先要考慮一下,要是師傅愿意的話我們就留下來做隨從陪師傅結束婚事然后我們二人和白馬繼續弘揚道法去就行了。

等弄到上方道經后回來再與師傅去大宋給那皇帝做做樣子然后再回來繼續與女王陛下過那逍遙快樂的日子你看可好。\" 

女丞相說道:這位小道士說的對,多謝這位道士成全大事,我在這里多謝你們二位了,二位是道長的弟子,干脆你們也在這里找個人度過余生算了。

弄什么弘揚道法,大宋那些事我們女子國會給你們做主的你們切莫擔心。

再說我們女子西涼國有滅國神器在手,那神器能半個時辰消滅數十萬人,我們的先祖那可是拜過仙人為師獲得神器甚是厲害,那小小大宋算個什么東西。

你們不用擔心他們回來這里找你的麻煩,早說聽你這位大弟子連妖怪都能打敗,有他做幫手那大宋他敢來這里給我們找麻煩不是,那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不是嗎。” 

港才說道:女丞相說的真是對極了,我們商量商量在于你對答,丞相女大人還是先給我們準備飯菜佳肴我們肚子餓的不行了,我們先吃上幾回再說。

女丞相說道:這位道士說得對,我們這就給你們準備,你們稍等,之后那女丞相命令人給他們做了很多美夢佳肴甚是美味。” 

宋僧道:靈者與港才你們在這里是想氣死為師不是,是想讓為師完不成道祖給的任務不是,莫非你不想恢復自由了,我們要是在這里成婚了。

那太上道祖要是怪罪我們那我們的將來可怎么辦。

靈者道:道長師傅你擔心什么,我又不是沒有想到辦法決策,但是這個地方非常復雜,你也知道這女子國的人非常霸道,要是你不順從他們,他們來硬的那可怎么辦。

到時候我就只能使出手段保護你不得不殺人你說對不對呀師傅,我們還是先將計就計糊弄他們一下讓他們給我們文牒蓋印然后我們在想辦法離開這里。

你也知道要是不順從他們,他們就會把你做成那個咕嚕,把你身體弄成裝飾品收藏玩弄,到時候俺說不定會把整個女國的人都殺光,那我們的罪孽就加大了不是。

我可不想因為這個得罪道祖完不成弘揚道法的任務。”| 

這些女子國不過就是一群魚龍混雜的凡間雜碎,胡亂打殺道祖怪罪我們那就不好了你說對吧師傅,我們只有哄騙他們才是上策。

宋僧道:不管怎樣,靈者,你的良策和哄騙為師看著不知道行不行,那女王要是強制招我為夫,我就對不起道祖的栽培,對不起大宋皇帝對我的信任了,到時候道教的將來可怎么辦呢。 

靈者道:道長師傅你先故意答應那女王的條件,那女王聽到你愿意的消息定會大擺的出城迎接道長師傅你,到時候你不要推辭,故意答應那女王陛下進入宮殿后。

哄騙那女王在道書上蓋章后,然后讓他選我們進入皇宮后請那女王陛下交給我們保管,之后交給我完畢之后。

你讓那女王請港才與我們大擺宴席好好吃一頓,俺就忽然使出法力把周圍的所有人都給定住,讓他們再也不能阻止我們繼續行走。

我們到時候就可以大搖大擺的走出女子國了,到時候他還怎么管我們的事情。” 

“宋僧道:靈者你的辦法好是好,但是為師得要考慮考慮,這種事實在有失道家風范,不能輕易做這些,為師得想一想。|”


“話說靈者與港才等人要準備去攻打妖怪跳上云朵想看師傅被擄走哪里去了,他們看到一團妖霧往西邊走了,此時女子國的女人都看到了天上的仙君。

不少走在女王面前說道:女王陛下請放棄與宋僧道長成婚,他們是仙人想必定有道祖保佑,,我們要是強制挽留日后要是出事情那就不好了。

女丞相到:是呀,女王陛下,他的大徒弟據說鬧過天界,我們就算用先祖的法寶對抗他的徒弟強制挽留道長也沒用,萬一抵擋不住我們女國可就與那太上道祖給得罪了。

聽道長說是奉了老君之命弘揚道法的,光看我們女朝誰抵擋的起。\"

還是讓他們降服妖怪后走人吧,女王道:我早已放棄與宋僧道長成婚的打算了,他們之所以答應成婚無非就是騙取我蓋印罷了,要是不給他們,他們興許會對我朝造成傷害。

他們有道祖保佑,我們雖然有祖先法器,但是跟道家別起來我們壓根不算什么,我們還是別打擾他們好了,我們會宮,他的弟子靈者說道:救完師傅我們就啟程弘揚道法了。

此時女王與丞相啟程回宮。” 

“此時靈者與港才等人騰云駕霧追了過去,望著妖風一直追趕決定要快點救出師傅,但是妖風頃刻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甚是奇怪。”

靈者與港才等人這找那找終于找到了妖怪的洞府,之后三人看到門洞叫做:毒蛇山翡翠洞,他們說道:這妖怪口氣挺大的。
還叫翡翠,莫非這洞中有一堆翡翠,港才此時道:要是有翡翠的話我們就順手拿走一些如何,靈者道:你怎么就是改不掉你的臭毛病呢,要是再敢提這翡翠我就給你一劍嘗嘗滋味。

港才道:我不拿了就是了,你也不是改不掉自己的脾氣差的毛病別老是說我,靈者道:還是先救出師傅再說,龍馬你先在一邊呆著去,救出來我們在喊你出來。

此時靈者說道:妖怪不知道法力如何,我先變成蚊子進去看看再說,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只小小的蚊子進洞調查這個妖怪有多少手段好方便降服。” 

“進入洞中的靈者要查看道長究竟是被什么妖怪抓到的,目的是什么,到時候也好降服妖怪救出宋僧道長,他進入洞中看到幾位身穿長裙的女子,不知道在講什么鬼東西。

靈者想過去聽聽這些女子在說什么東西,到時候救出師傅說不定會容易一些,此時一位少女端著一些飯菜和豆腐包子。

一堆香噴噴的飯菜,這為女子上前道:奶奶,你要的飯菜與包子來了,請奶奶享用,這位奶奶道:把宋僧哥哥給浮出來,于是幾位女子扶著宋僧走了出來。

但是宋僧好像中了毒似的驚呆了靈者,妖怪道:包子與飯菜放在這里我要與宋僧哥哥享用,今日發生的事情真是太多了,聽聞宋僧哥哥喝過那發光的泉水。

那時候我的心真的很痛,我真想親自動手奪了泉水送給你解毒,可是我知道你的徒弟法力高強定會救了你的性命,用不著奶奶我親自動手,那靈者雖然鬧過天界。

但是與老娘比起來還是差了不少,老娘當年可是弄傷過元始天尊的,那天尊的法力老娘就不用多說了,宋僧道:請這位妖怪不要胡說八道,天尊法力驚天動地,你這妖怪不要口出狂言,妖怪道:可是我就是弄傷過他,不服你可以親自去問那天尊老兒。\" 

此時靈者說道:這妖怪真是口出狂言,簡直無法無天,這種話都說得出口,看我不找到機會弄死你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妖怪,那妖怪是個翡翠山毒蛇吸收天地靈氣修煉千年成精的妖怪。

法力高強,毒氣驚天動地,曾經上天界使出毒氣毒傷了元始天尊驚呆了天界,天界也不知道究竟誰能降服妖怪,但是萬物均相克,天界自從那可時刻就開始查找那個妖怪的克星。

后來查到了那位妖怪的克星,但是眼前這位妖怪有給宋僧等人歷經劫難的價值,故此暫且沒殺掉這個無法無天的女妖怪。” 

“這位女妖怪說道:宋僧哥哥別來無恙,我之所以給你下毒,為的就是妨礙你逃跑,不過放心,我還真舍不得把你毒死,因為我還從來沒有見過想你這么帥氣的道士。

哥哥只要你從了我,我說不定會給你永生壽命,你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我統統都會給你,咱們在這洞府逍遙自在起步快活,好話不說。

宋僧哥哥還是先吃我給你準備的飯菜,吃了以后滿意的話,老娘我天天做給你吃,你在女國吃的那些食物哪能給老娘準備的相提并論,你先吃點在考慮我們以后的事。” 

宋僧心中道:“ 此時還是先保住自己的性命要緊,靈者定會救出為師的性命,因為他覺得妖怪降服天尊壓根就是胡說八道無法無天罷了,此時靈者看到師傅緊張的要命。

他也想快點救出師傅,不過在這里對抗妖怪怕傷了師傅的安全故此要等到機會來了再收服妖怪好搭救師傅的性命。” 

妖怪此時在使出媚眼勾引宋僧,宋僧說道:請這位女士不要無理,這實在是有辱道家風范,女妖怪道:什么道家風范,今日你從了我也就罷了。

不從我,那我就強制讓你與我洞房陪我度過,此時的靈者實在忍無可忍現出了本來面目,這讓妖怪徹底驚訝。

靈者說道:你這妖怪真是好不羞恥,我家道長師傅都說不愿與你洞房花燭你怎么還無理取鬧不知羞恥的強迫我師傅,再說我家師傅他是人不是妖怪,你想找男人洞房花燭別找凡人。

去找成精的蛇妖去,又不是沒有帥氣的蛇妖,那女妖怪說道:我就喜歡宋僧哥哥,蛇妖了老娘我才不會看得上眼,此時使出法力把宋僧道長給捆了起來讓她的女手下把宋僧給看守起來以防外人來劫走。” 

“這女妖怪使出□□說道:你這不知死活的小靈,你那來的膽子敢在你老娘的洞府撒野,你也不打聽打聽老娘我的手段,我的洞府是你這潑皮無賴隨便進的,還有老娘在洞府沐浴的時候你究竟看了沒看。

這靈者笑道:誰愿意看你這妖怪的身體,我只不過是想救出我的師傅罷了。

你的身體鬼才愿意看呢。” 

此時靈者使出玉仙寶劍迎接妖怪兩人打出了洞府,那港才與龍王也忽然見到兩人正在比試法力。

港才說道:我去幫幫靈者哥哥,龍王你看守行李,我去降服那個不知死活的妖怪,使出□□過來道:哥哥你讓開讓我老朱收了這個妖怪,讓他知道我老朱的厲害。” 

經過幾十招的比較,靈者使出金光火術攻打妖怪,那女妖怪看到金火不放在眼里的盡數擊垮驚訝了靈者,靈者道:這妖怪的手段真是高明,我還真是小瞧她了。

此時港才來了說道:哥哥,我來幫你捉拿妖怪,此時兩人兩面夾擊進攻妖怪,妖怪說道:就憑你們兩個不知死活的東西也想收服老娘,你們簡直是吃人說夢話。

你們也不打聽那元始天尊都被老娘的毒氣給毒傷過,憑著你們兩個法力低微的廢品垃圾也想和老娘動手,真是天大的笑話。

老娘今天就給你們兩個不知死活的東西一點手段嘗嘗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此時三人斗爭了數個時辰分不出勝負,此時翡翠毒蛇精忍無可忍使出了讓玉清原始天尊都抵擋不住的毒氣噴到了靈者的身上,靈者抵擋不住疼痛難忍負傷逃走,港才見到事情不妙也逃走了。

這毒蛇得勝笑不開眼回了家里。”

靈者此時非常痛苦愁眉苦臉叫道:這毒氣太厲害了,簡直是前所未聞。

港才上前說道:師兄,你法力高強竟然也會被妖怪弄得這么難受呀。

靈者道:那妖怪不是厲害,是毒氣厲害,現在為兄疼的要命,但是也得趕緊想辦法救出師傅才行,那個妖怪毒氣突然噴出實在沒法躲開,難怪她敢說把天尊都給毒傷。

仔細看來應該是真的,港才道:倘若那妖怪說的話是真的那哥哥抵擋不住那毒氣也不無道理,但是這樣師傅不就就不出來了不是。

這簡直太讓人氣憤了,要不我們去天庭叫救兵好了,那天尊被毒傷老朱我才不信呢,就算被毒傷,只要多叫幾個比天尊老兒還厲害的把那妖怪收服了不就行了。

靈者道:這三界比天尊強的神仙有幾個,再說他們會幫助我們降服妖怪,老君的話說不定會幫助我們,今日遇到這么厲害的妖怪簡直讓俺癡呆。

龍王到:我們還是先養好傷在想辦法救出宋僧道長,那妖怪毒傷天尊我看八成就是胡說八道,靈者要知道這萬物均相克,你曾經不也是遇到能吸收天地的法寶不是。

但是那法寶只是內在厲害,外邊一只老虎都能打碎,我想定有仙人能克死這只妖精,今日天色已晚我們還是休息一晚,明日我們想辦法找到克制這個妖怪的仙人救出師傅才是。

道長能長生不老的道服在這里,而且那妖怪竟然不奪取,想必那個妖怪應該是要和道長成親,我們應該還有很多機會救出道長出來。” 

靈者道:龍王說的是,我變成蒼蠅進入洞府看到了那個妖怪特想與師傅成親想必不會傷害道長的性命,我們還是先休息養好身體再說。

這修行千年蛇精的毒素從俺身體消失起碼要幾個晚上,此時現在那個妖怪應該在洞府強迫師傅答應婚事,當時那個妖怪還很不要臉甚是強制撫摸師傅的身體和那個地方簡直是嚇呆了我,這是當時我在洞府看到的簡直把我氣煞的想殺掉這個妖怪。

港才道:那個妖怪真他娘的不要臉竟然敢撫摸師傅那個地方,師傅是老君弟子轉世是誰都能撫摸的不是,見識氣死我了,明日我與靈者哥哥一起在與那妖怪決一死戰,龍王繼續看守行李。

我們兩人不把那妖怪殺了絕不把手,你說對不對哥哥,靈者說道:說得對,那個妖怪絕對要除掉。” 

這個時間妖怪進入洞府滿面春喜終于可以與宋僧哥哥共享花燭夜晚了,她說道:小的們,給我把洞口封死看緊了不讓一只蒼蠅飛進來,因為那蒼蠅定時那小靈童變得。

倘若進來不要管他頃刻過來與我報到看老娘不把他碎尸萬段解心頭之狠,老娘要不是看在他是宋僧哥哥的弟子份上早就把他給弄死了還輪得找他在我面前晃來晃去不是。

這蛇妖說道:左邊的少女去吧床單收拾干凈我要與宋僧哥哥過夜,右邊的你去吧宋僧哥哥給請出來我要與他先談談話。

我一定要讓他從了我,否則決不罷休,少女把宋僧道長給扶了出來見到賣弄風騷的妖怪不知道要怎樣對待自己,宋僧心里面道:還是先順著這妖怪命令再說,靈者定會救出自己,暫且先忍忍吧。” 

這女妖怪上前說道:常言道,有錢人家的大小姐是不會輕易看上窮人家的男子的,但是要是長得帥有個性,再加上宋僧哥哥你是老君弟子轉世自然符合老娘的心。

今日我們先在這里過過尋常夫妻家里的正常生活,你要是不從老娘我就強制執行,宋僧心理道:為了保住性命弘揚道法還是先順著這妖怪,一不小心的話這妖怪就會殺了貧道。

到時候貧道的理想可就泡湯了,到時候我可怎么面對道祖的栽培,怎么對得起道家的將來,進入房間里看到床鋪非常豪華,那妖怪說道:這豪華的床鋪正是我給哥哥準備成婚的嫁妝。

哎呀,人家都不好意思了,怎么給你說這個,雖然你不在乎這金絲綢緞制作的床鋪,而且還心想道教,但是我勸你還是死了那條心,安全的話你不必擔心。

有老娘護著你,那元始天尊都上不了我何況你的那些徒弟,你從了我日后的日子非常美好,不從了我老娘也不會殺你,大不了捆著你天天撫摸就是了。\"



“這女妖怪強硬所逼到深更半夜宋僧也不放咱心上絕無恐慌,但是這只是宋僧的表面而也,其實宋僧此人也有點怕這個女妖怪但不能表面說出來。

他現在的心里想到的是靈者等人怎么還不快點救出為師。

“女妖怪此時道:哥哥在哪里低估什么,你到得考慮清楚沒有,你別心想有人能就你出去。”

我都說了沒有任何人能治得了我,二人好說歹說的糾纏了一個時辰宋僧毫無答應。

妖怪忍無可忍叫了手下們把宋僧給捆了起來放在床鋪上面,老娘不信了還治不了你,幾個女下屬把宋僧扔到了床上,女妖怪脫了衣服強制與宋僧歡愛,歡愛之后她讓下屬把門看緊了有事情就趕緊過來叫我。” 

強制與宋僧洞房花燭一晚后,次日在山下的靈者渾身感覺不舒服,只怪那妖怪毒氣強大就連靈者都抵擋不住,現在還有點難受,得虧靈者法力高強。

換做一般神仙早就一命嗚呼了,根據推算靈者還要休息十日方可無礙,這樣才能繼續與妖怪斗法決斗,因為不消滅妖怪師傅就就不出來,到時候就完成不了弘揚道法的任務。”

此時港才說道:哥哥的頭還疼著呢,莫不成那妖怪的毒氣這么厲害,哥哥當年大鬧天界何嘗威風,現在怎么連個女妖都收服不了,簡直丟臉就到家了。

靈者道:你有本事你去降服妖怪呀,沒有本事就別再說沒有的廢話行不,港才此時道:師傅被妖怪捉去快二日了也不知道現在怎么樣了,這天都明了,趁早去把那妖怪除掉好了。

港才此時與靈者說道:想我與哥哥一起齊心協力不信還收服不了那些妖怪,靈者道:那妖怪毒氣甚是厲害,她說連天尊都被她的毒氣毒傷,我也見識過了確實厲害。

就算毒傷天尊那是胡說八道那也不是我們能輕易對付的,現在師傅估計被那妖怪都吸收元氣了,看那妖怪不為道服應該就是為了師傅的元氣,再或者真不成看上師傅不成。

港才說道:你管那女妖怪看不看上師傅,我們把師傅救出來繼續弘揚道法求取上方道經才是決策,別的我們還是不要怪了你說是不龍王弟弟。

龍王道:港才師兄說得對,救了師傅才是上策,靈者說道:我先變成蜜蜂先去看看師傅到得有沒有被那女妖怪強制歡愛。” 

“這靈者變成了蜜蜂瞧瞧飛進洞中查看師傅到得有沒有被女妖怪強制歡愛,倘若這個宋僧道長同意歡愛,那么弘揚道法他自己去吧。

還有那老君要是還如此無禮那我就是再被壓到昆侖山我也不管了,進入洞中后看到二個女人正在那里瞧瞧睡覺,靈者不管二人進去查看,女妖讓這二人看著洞口有急事趕緊稟告。

但是兩人竟然睡著了這給了靈者大號時機,靈者看到了被困在石凳上面的宋僧非常難受,此時變成蜜蜂的靈者過來瞧瞧說道:道長師傅,我來看你了。

宋僧說道:“這個聲音莫非是靈者,靈者你來救為師了。

靈者說道:道長,你究竟有沒有與那妖怪歡愛。

宋僧說道:我怎么可能答應妖怪那種無理的要求,我就是送了性命我也不會答應這種不知羞恥的要求的,但是我不同意故此妖怪叫手下把我捆了起來。

那妖怪強制對我進行歡愛,為師實在沒辦法,現在還得被困在這石凳上受苦受罪,別的不說趕緊救為師的性命好繼續弘揚道法。

靈者道:我現在才知道師傅這么怕死,宋僧道:為師不是怕死,是怕誤了弘揚道法的使命,為師經歷這么多劫難莫非還怕死,你切莫在胡說八道趕緊救我。

但是此時二人談話早就驚動了妖怪,女妖怪叫道:我們做我們的好夫妻去什么弘揚道法求取道經,先讓我把這靈者給弄死再說,然后我們再繼續進行我們沒有的歡樂。” 

靈者此時遇到不妙先飛了出去,飛到了港才的身邊說道:那師傅被妖怪捆在了石凳上面受罪,而且那師傅還被妖怪昨夜里強制進行歡愛,我都不知道怎么說才好。

我與師傅說話的時候被妖怪聽到了,故此逃了出去,妖怪估計也快來了,我們得做好準備才是,

港才道:看來師傅也不是什么好色之徒,我見那妖怪的相貌也是個絕色美人,這師傅都能經得住誘惑,不愧是我們的師傅,靈者道:你因為師傅是你這種人,閑話少說妖怪快來了,做好迎戰準備。” 

“等待一個時辰后妖怪竟然好沒有來,靈者道:這眼看一個時辰都過去了,妖怪竟然還沒有來,莫非她不把咱們放在心上。”

“港才道:這個妖怪簡直是狂妄無理。”

不如我們親自去洞府叫板讓她出來與我們決斗,靈者道:港才說的是,龍王看守行李,我與港才去除掉妖怪,來到洞門面前港才使出法力擊打洞門這驚呆了里面居住的女子。

這兩名女子趕緊去稟告妖怪,這幾名女子跪在女妖面前道:不好了奶奶,那個不知死活的靈者又來找打了,咱們的洞門都快被那個靈者身旁的那個傻大個給打爛了。

女妖道:本王看在宋僧哥哥的面子上給了他們活命的機會,竟然他們不知死活那我就成全他們,你們先把哥哥給捆起來防止他逃走,還是一樣把他仍在石凳上讓他好好反省自己不答應我的下場,等我殺掉他們的徒弟然后再來與哥哥進行歡愛。” 

“女妖怪出來道:你們這兩個不知死活的東西,老娘給你們活命的機會你們卻不珍惜,莫不成你們真想被老娘毒死不成,趁早滾蛋,這樣看在哥哥的面子上饒了你們。

否則現在就把你們給殺了以絕騷擾,老娘與哥哥正在進行歡愛卻被你們這些不知死活的東西騷擾實在可氣,靈者道:我師父壓根就不同意與你在一起。

你卻捆綁他強行進行歡愛這就是你的不對,港才說道:你這妖怪趁早放了我的師傅,否則我與哥哥就給你點滋味瞧瞧,然后把你的一切寶貴值錢的東西都給毀了讓你痛苦一輩子。” 

“這女妖怪憤怒使出□□進攻港才與靈者,港才與靈者這回齊心協力進攻妖怪,但是兩面夾擊也絲毫傷不了這個妖怪半分,妖怪此時使出毒氣把港才也給毒傷了。

港才疼痛難忍撇下了靈者逃之夭夭,靈者見到情況不妙也逃走了,這妖怪說道:看你們還敢不敢再來老娘的洞府撒野,被毒傷的那個蠢貨你頭疼一輩子過下去吧,這就是侮辱老娘的代價,進入洞府的妖怪此時去宋僧面前解開繩子強制歡愛。” 

“跑到森林里的港才疼痛難忍發瘋的想打龍王,龍王到:港才賢弟怎么了,怎么如同瘋狗一樣,怎樣回事。”

那港才道:我感覺腦子都被毒氣毒出幻覺了,龍王你躲一邊去我怕傷了你的性命,靈者上前道:誰讓你對那妖怪說些無理取鬧的話,這下好了你下輩子日子有罪受了。

看你以后還敢不敢亂惹事,港才道:哥哥說別人,就不會打心里問問自己有沒有無法無天的說那妖怪,別老是那老朱開刀,哎呀,疼死我了,此時港才疼痛的毛病又犯了。

頭暈眼花的想打靈者但是被靈者一腳給踢暈在地。

靈者道:你這憨貨,現在這里睡上一覺,那妖怪定有克星,不過這克星是誰往那去找,這可傷了我的腦筋,那位老神仙來告訴我這妖怪誰能降服,到時候小靈定會答謝。”

此時靈者看到前面有道金光閃閃,莫非有仙人到此,龍王道:靈者大王,前方云朵上面有金光,想必有大神仙在上面,莫非是來幫助我們降服妖怪的。

靈者道:我前去看看,騰云駕霧上去的靈者看到云朵上正是三清中的太上老君,靈者道:原來是道祖,道祖大駕光臨,莫非是來幫助我們想要除魔的,老君道:我們先下去再說。

醒來后的港才看見老君道:不知老君大駕光臨有失遠迎,不知道太上道祖來到這里是不是幫助我們降妖好讓我們繼續弘揚道法完成你給我們的使命。” 

“那老君說道:這妖怪曾經用毒氣毒傷元始天尊也就是我的師兄,當時那妖怪本來想拜元始天尊為師,但是天尊不同意收這個女妖為徒,這個女妖怪于是就噴發毒氣毒傷了天尊老弟。

之后下界為妖,當時我們本想派天兵天將收服這個妖怪,但是我們此時想到要給你們師徒一劫難,故此放過了這個妖怪,我們也知道那個妖怪的克星,也知道誰能殺死這個妖怪。

但是為了給你們劫難故此沒有除掉這個妖怪,但是現在時機到了,你去南天門求取二十八星宿的白虎星,他能克死這個妖怪。

靈者道:一個白虎星就能克死那個妖怪,不過這白虎星法力據說不強,俺當年輕易就把他給打敗了,沒覺得他有什么了不起的呀,老君道:那白虎星君的確法力不高遠不如你。

但是他能克死那個蛇妖,你當年不是見識到了無限寶瓶嗎,那個寶瓶能吸收天地萬物,但是只是內在能吸收天地萬物,外表哪怕一只老虎也能拍碎,再比如老虎能輕易殺死毒蛇。

但是毒蛇也能輕易毒死老虎,他們二者生死決斗那根本就是同歸于盡,靈者道:你說白虎星君能克死那條毒蛇,但老虎不是抵抗不了毒蛇的毒素嗎。

老君道:這你就不知道了,白虎星君體內有未知元素不怕一切毒蛇,而且他身體的未知元素還能克死這個妖怪,閑話少說,你趕緊去說服白虎星收服妖怪。

那蛇妖現在正在洞府與宋僧強制歡愛,在不除掉那條蛇妖,宋僧的元氣恐怕就滅了,到時候弘揚道法就不能完成了。”

老君道:貧道告辭了,你們要齊心協力完成使命,于是化作金光飛回了兜率宮。” 

此時的靈者心理高興,終于能收服妖怪救出師傅了,下去的靈者說道:老局說了白虎星君能克死這個妖怪,港才道:元始天尊都制服不了的妖怪。

一個白虎星君能治得了嗎,靈者道:你忘了萬物均相克的道理了嗎,閑話少說我去了,港才道:竟然白虎星君能克死妖怪應該能解了我的身體毒素,你去問他要解藥救我性命。

我疼得受不了了,在不弄到解藥我起步要死人了,靈者道:我都沒有解藥,不現在活得好好的,是你這憨貨修為低的可憐怪不了別人。

靈者騰云駕霧進到南天門外看到了四大天王,四大天王上前道:不知靈者爺爺到此出有何貴干,莫非宋僧道長有遇到了難出。

靈者道:我有事情要急需見白虎星君救我師傅的命,你們別攔著我要去見他,四大天王說道:白虎星君被玉皇大帝下令去看守天界南方地區了。

靈者道:他怎么現在去南方地區,這不是耽誤事情,天上一日人間一年,不出一會下界就是幾天呀,但是此時白虎星君被老君下令趕了過來被靈者看到。

靈者道:白虎星君來了,這下好了終于可以救出師傅了,白虎星君道:靈者大王終于過來了,這白虎星君上前客氣說道:不知道靈者大王找我有何事指教。

靈者道:指教談不上,我想請你趕緊救出我師父的性命。

白虎星官道:老君已經給我說了。

我會幫助的,不知那山洞有什么妖怪,而且老君說只有我身體天生的未知元素能克死這個妖怪,我也好奇天尊都收服不了的妖怪雜家竟然能收服。

靈者道:那是翡翠毒山的蛇妖,他捆綁了我的師傅要與我師父成婚,我師父不愿意他強制進行歡愛,我實在忍無可忍,但是我收服不了妖怪,故此請星君來收服,請星君幫我降服妖怪,我定感謝,星君道:等我幫助靈者大王降服妖怪在稟告玉帝好了,我們趕緊收服妖怪救出你的師父,閑話不多說我們走吧。” 

此刻白虎星君與靈者一同前往女子國的邊界,看到了翡翠毒山,靈者說道:這里就是那個妖怪的住所,我們先去治好港才再去收服妖怪。

星君道:也罷,先治好朱侍衛在降妖也不遲,龍王見到星君說道:港才師兄快起來,星君來了,你有救了。

港才大聲道:星君,不好意思,老朱我疼痛難忍,實在不好意思對你行李,請你見諒,星君道:侍衛有禮了,我先治好你再說再說。

港才道:那就多謝星君的搭救之恩,星君使用體內的未知元素把港才體內的毒素徹底清除干凈了。

靈者道:星君也把我體內的余毒給消除好了,我還剩一點,星君道:好!好!好!星君也使出元素治好了靈者,之后星君進入洞府讓妖怪出來,看到不少人來到洞府的幾名女子進洞叫道:奶奶,不好了,洞府有來了一名我們不認識的神仙。

女妖怪道:又來一個找死的,看來這回得殺了他們才行,省的他們再來妨礙我與哥哥的好事,出來的妖怪叫道:你們幾個找死的是活的不耐煩了不成,老娘幾番四次的放了你們,你們還不知足,這回老娘把你們殺掉算了,省的你們妨礙老娘與哥哥進行歡愛。

星君道:妖怪好不羞恥,道長是弘揚道法的得道圣人,是你這種貨色能得到的,之后星君使出未知元素讓妖怪非常難受,妖怪使出毒氣也絲毫無用,只因為白虎星君體內的元素能無視三界一切毒素還能克死這個妖怪,妖怪疼痛難忍不出半刻就死了。

靈者道:妖怪好像死了,近前看到原來這妖怪是名毒蛇成精。” 

“此時港才向前道:你這妖怪害的我們好慘呀,我給你點滋味瞧瞧,憤怒的港才使出吃奶的力氣使勁用腳踢打妖怪,但是此時的妖怪早已經一命嗚呼。

靈者道:多謝星君了,星君道:不必敢謝,告辭了,星君此時金光閃閃騰云駕霧飛回了天庭,三人謝過后就進入洞府,然后見到很多女人。

這些女人跪下道:請幾位神仙饒了我們的性命,我們只不過是妖怪抓來做奴隸使喚的,不要殺害我們,我們原本也是女子西涼國的人,請神仙爺爺放了我們,靈者道:果然是凡人,你們趕緊滾蛋,靈者進入洞府看到了石凳上面被捆綁的宋僧上前說道:道長,妖怪也被除掉,這下我們可以放心上路了。

于是師徒等人繼續開始了弘揚道法求取上方道經的路程,此時龍王變成白馬讓宋僧駕馭。”| 



“經過蛇妖的苦難,宋僧現在回想當時真是心理膽寒,但宋僧決定要趕緊忘了此事,因為他心里想到弘揚道法求取上方道經是首要的任務,任何事物都阻礙不了貧道的路程。

師徒等人有經歷了層層數月度過了艱難的日子,此事宋僧駕馭白馬來到了一座高山,宋僧想到蛇妖的經歷,這次他可要小心一些,只恐再被妖怪抓走害了自己。

宋僧此時道:靈者,前面大山為師覺得不放心,你能不能緊緊跟著為師,為師怕妖怪在抓走為師,這次為師要小心一些不要再被妖怪抓走了。

因為這樣會誤了弘揚大法的大事,倘若誤了大事,我可怎么對得起道祖對我的信任,靈者道:請師傅放心,這大山沒有一點妖氣但請放心,就算有妖怪我打殺了就是了,打不過我請救兵,我們有道祖給我們的使命定有佳人幫助。” 

宋僧道長此時才放心眾人此時決定進山,累了的話就找個地方休息一宿,次日再進行路程,但是沒妖怪不代表沒有凡人在此處埋伏,山中無妖怪必有惡賊。

這山中十年前就埋伏了很多惡賊專門打劫人的財富生存,這回靈者要面臨人生最重要的考驗,此考驗結束后,靈者日后將會功德無量修成正果。挑著行李的港才在此時哼著小曲唱歌被靈者說道:你在哼什么曲子難聽死了。

港才道:不久哼幾首曲子至于發貨不是,靈者道:你們看到道長都被你哼的曲子弄得不對勁,宋僧道:靈者說得對,港才你哼曲子確實難聽別再哼了,你讓貧道安心點行不行。

港才此時道:師傅開口那我就不哼了,看著天色也快晚了不如我們就先找個山洞休息一宿明日再上路如何。

宋僧道:港才說得對,不休息好怎么弘揚道法完成使命,我們就先找個山洞或者看看這個山林有沒有住戶,倘若有住戶請他們讓我們休息一宿。

宋僧道:不過若是遇到這山中的住戶人家可千萬不要無禮也不要動粗尤其是你靈者,為師先去前方查看一下你們暫且在這里等著,為師去去就回來。

靈者道:前方萬一有強盜怎么辦,這山林雖然沒有妖怪但是定有強盜出沒,我聞到了一絲絲不好的氣息,想必定有惡賊,我估摸著在東方,道長你可是凡人當心一點別去東方。

宋僧此時心里道:你說東方有惡賊,為師才不信,我們從前面的故事就可以看出來,表面上宋僧是弘揚道法的得道高人,但是他其實也是貪生怕死之輩,只是因為有靈者與道祖保護著他才敢這么無理行事。” 

不聽勸的宋僧道長真的騎著白馬去了東邊方向的山林,此時這里有數十人為在這里,這真是強盜在這里打劫,大約二十五名強盜看到了一位道士來到了此處,他們感覺聽到了宋僧道長的包袱里裝者滿滿的銀子。

于是一個個刀槍利器下來攔住了宋僧的腳步,你這道士就地下來,聽我們指使。

宋僧此時心里道:沒有妖怪怎么來了一群土匪,我因為靈者是故意氣我才這么說的,搞了半天他說的是實話,此時宋僧真是后悔當初不聽靈者的勸說。

但是為時已晚,強盜都已經來搶劫了說什么都完了,此時的一群強盜道:道士交出銀子放你一條生路,倘若不交出銀子殺了你搶了便是。

宋僧道:幾位大王請聽貧道說,貧道乃大宋皇帝義弟,你們如此無法無天就不怕株連九族,一位

強盜道:你說你是大宋義弟,聽聞大宋有個皇帝收了個義弟準備弘揚道法可是你這道士,宋僧道:正是貧道,幾位大王放了貧道那貧道就不追究此事。

要是殺了貧道,貧道的徒弟與□□圣上也不會饒了你們這些無法無天的強盜的。

強盜道:我都圍剿你了,就算放你繼續弘揚道法,你回去稟告我也是一死,只不過是多活個幾年罷了,現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殺了你這道士,搶了你的珠寶和銀子誰能知道我們干的,你們說是不是弟兄們。

一群強盜說道:對!對!對!大哥說得對,就算放了他,他回去定會稟告此事,不如我們殺了他搶了珠寶分了就是了,其中有位土匪道:可是萬一皇帝知道是我們殺的怎么辦,聽說大宋皇帝的欽差搜查能力特別強,我們不如讓這道士給我們簽個協議在給我們些珠寶,這樣我們興許還能珠寶與活命,這不是兩全其美的辦法不是。

大哥道:這位賢弟說得對,道士,你與我們簽個協議如何,這樣我們就會放了你,但是你照樣還得交些銀兩。 

宋僧道:幾位大王切莫動手,我身上確實沒有銀子,大王道:你是弘揚道法的道士怎么會沒有銀子,你再敢騙我信不信我們殺了你這牛鼻子老道。

宋僧道:但是我真的沒有銀子,大王道:我給你時間考慮一下,在不給銀子老子殺了你信不信,宋僧此時道:大王放了貧道,我的徒弟馬上就要過來了,等他過來后我問他要一些如何,我的徒弟身上還有一百五十二兩銀子,我讓他交給大王一百三十兩,只求大王留給我們二十兩銀子作為路途錢。

大王道:看在你這么大方的份上,就留給你二十兩銀子作為路途錢好了,也省得別人說我欺負你們這些牛鼻子老道你們說是不是兄弟們,一些土匪道:大哥說得對,給這道士留條后路也行,現在就先綁了你再說,等你徒弟交出百兩銀子就放了你們。

從你騎著白馬開始我就知道你們必有銀子,我們打家劫舍這么多年了不可能看不出誰是有錢人誰是窮光蛋,真要是窮光蛋我們就不理他,他愛上哪就上哪,我們雖然打家劫舍但是我們也是有做人的原則的,我們不會壞了綠林好漢的規矩。 

“此時的強盜綁了宋僧把他掛在了樹上等待他的徒弟過來用銀子贖回他,救其性命也,此時宋僧過了半個時辰都還沒歸來,港才道:師傅這么長時間都沒回來,不會出什么事情了吧,哥哥你不如過去看看如何,以防師傅發生意外。

走了不久的港才道:哥哥,你看師傅好像被綁在樹上不知在干什么,莫非在鍛煉身體不是,或者被妖怪抓了現行,靈者說道: 這山林絲毫沒有一點妖氣,定時那個山中獵手布下陷阱捕捉野獸,道長師傅不小心碰到了陷阱,你在這里呆著,我去救了師傅在上路。

港才道:哥哥快去快回,此時靈者使用法術頃刻就跑到了綁著宋僧的樹林上邊。

靈者瞧瞧說道:道長,你怎么被獵戶的陷阱給捉拿了,宋僧道:這壓根不是獵戶的陷阱,是綁匪把為師給捉了,他們想要銀子但是為師沒有,為師只好說你們有銀子。

靈者道:誰讓你不聽我的勸告走東邊,說了東邊有強盜你偏偏不聽勸。

宋僧道:千萬不要殺生,千萬不要。

靈者道:道長放心,我下手會輕點,再有你這道士能不能有點廉恥之心,我們好心幫助你弘揚道法,你卻為了保命供出我們,你有點道家的風范沒有,真是給老君丟臉,老君看到你這樣子不知道會不會看走眼選上你,縱然你是老君弟子轉世,但是你不是靈童,靈童早晚也會回到老君身邊的。” 

此時一群土匪聽到了聲音,他們猜想他的徒弟應該到了此處,就一起上前把靈者給圍了起來,上前說道:你這小道士就是這宋僧的徒弟,長得真是奇怪,算了算了。

先把一百兩銀子交出來我就放了你的師傅,不交出來就殺了你們,反正這荒山野林絲毫沒有半個人知情,你們應該學聰明點,要知道銀子在重要也沒有命重要你們說對不對弟兄們。

一群搶匪道:大哥說得對,交出銀子放你們一條生路,不交出銀子殺了你們搶了便是,我們是給你們機會,要是惹怒我們到時候就不顧及綠林的規矩了。

直接殺了你們取走銀子便可,靈者道:幾位大哥消消氣,先讓我家道長離開這里,我就給你們些些銀子,正好我手里還有一百五十兩銀子,幾位大王不客氣就全收下。

只求你們先放了我師傅,銀子在我的口袋里面,搶匪頭子道:弟兄們,放了這個道士的性命,白馬還給他先讓他走,宋僧騎上白馬走了一會說道:靈者,切莫下死手,他們只是凡人。

要是殺了凡人道祖會怪罪我們的。

搶匪道:這道士說什么大話,竟然說別讓小道士下死手,小道士莫非武藝高強不成,要真是就做我的兄弟我們一起打家劫舍過上等日子可好,就不要跟那虛偽的道士弘揚道法了,靈者道:幾位大王說笑了,那是我家師傅氣的糊涂方才說此大話你們可千萬不要當真,還是先讓我把銀子掏出來送給大王們享用如何。 

大王道:你這小道士倒也實在,好吧,交出銀子也趕緊滾蛋,老子不跟你們計較就是了,老子也是非常講義氣的,聽你加道長說你包袱里面有一百五十多兩銀子,你交出來,我給你十兩銀子路程錢,省的別人說我亂殺人欺負你們這些牛鼻子道士。

靈者此時心里面道:道長安全了,俺也沒必要跟你們這些搶匪講面子了,不如殺了你們省的你們危害人間,也好替天行道處決后患,靈者又道:你們這些無法無天的強盜你們不知道是不是活膩了敢問我要銀子,你們給我掏出百兩銀子還差不多,興許爺爺饒了你們的性命。

那賊匪道:你這道士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竟然如此弟兄們殺了這個小道士搶了他的包袱,于是這些不知羞恥的搶匪朝著靈者身上這砍那打靈者雖然絲毫無傷但是怒氣已經充滿全身。 

“靈者說道:你們這些搶匪的手段就這點程度,要是這種威力就是打上一百年也是無濟于事,你們不如就把你們的銀子交出來送與我,興許爺爺高興會饒了你們的性命,那大王道:你這小道士別太猖狂,縱是你金剛不壞腦袋如鐵。

我就不信你能打得過我們二十五人聯手,弟兄們,我們一起上弄死這個不知死活的小道士,打了大約半個時辰靈者絲毫無傷就連動都沒動一步。

搶匪刀劍斧劈傷害不了靈者半分,這些搶匪道:這個小道士是不是妖怪呀,刀槍棍棒打了這么多下都不見效果,大哥,我們還是逃命好了。

大王道:逃什么命,不就是身體硬些罷了。

靈者道:你們打完了就有我出手了,此時靈者拿出了玉仙寶劍驚呆了這些搶匪。

大王道:你這小道士果然好手段,今日我們是不是出門沒看黃歷碰上你這手中喪門星。

靈者道:你們打了我半個時辰,俺夠給你們這些不知死活的搶匪面子了,殺了你們道祖也不會怪罪俺小靈者的,今日殺了你們替天行套,靈者使出玉仙寶劍殺了大約二十名搶匪,剩下五名搶匪看情況不妙就連忙帶跳的四處逃生,靈者看到大笑了一場說道:真是一群沒用的廢物,沒本事打什么劫,就留你們一些命回家反省吧。”


“此時宋僧聽到了一陣陣叫聲,他說道:我怎么聽到這么多人大聲在喊,莫非靈者殺人了不成,這可不行,為師要過去查看一番,為師走前跟靈者說過不要跟那些凡間俗人一般見識.

千萬不可殺生,現在說不定強盜都被他給殺光了。

港才道:師傅在這里呆著,我先過去查看一下是不是哥哥在殺人也好方便回來給師傅稟告,這港才走了一會看到很多人躺在地下。

他來到了靈者身邊說道:哥哥,師傅說不要你殺人你怎么忽然殺了這么多人,靈者道:你管那些人的死活干什么,他們綁著道長師傅索要銀子還想殺人。

像這種敗類殺了也是替天行道,再說我又沒把所有人殺光,我也放了幾條生命給他們留了條后路。” 

“港才道:這么說哥哥你真的殺人了,幾十人被你殺了不到幾個,這下你可得被師傅好好嘮叨一場了,我先去給師傅說一下,港才此時連忙的趕過去與師傅稟報。

大事不好了師傅,靈者師兄他殺人了,強盜被他殺了幾十人,只留下了二十人,靈者忽然來到宋僧面前說道:師傅,我這可是保你安全不得已才殺了那些強盜。

要是不殺了他們,強盜以為我們好欺負似的,宋僧說道:我們別管強盜了,靈者雖然殺人不對,但是那些強盜也不是什么好人,殺了是替天行道。

我們先找住宿再說,幾人向西方大路行走忽然看見有一座草屋院子,心想道:定有人在此居住,徒弟們,我們想去借宿一晚次日再山路。” 

師徒等人來到院子門口說道:請問有人嗎,我們是弘揚道法的道人,想在這里借宿一宿,一位聽到聲音的農戶,他的年齡約七十五歲。

他說道:敢問你們是何人,聽聲音你們好像要借宿是不是也。

宋僧道:老人家說得對,我們乃弘揚道法的道士想在這里借宿一宿,不知老人家愿意不愿意,倘若不愿意我們也不打擾,就在附近找個山洞就可。

老人家道:山中有狼和豹子很危險,你們就到我家休息一晚好了,反正我家能住十個人。

宋僧道:那貧道就多謝老人家了,宋僧進到屋子中說道:靈者與港才,今日為師就與你們講講歷

史幾位名人老了,我就先講咱們道家先祖老子的故事好了,你們聽道: 

道祖原名叫老子,姓李名耳,字聃,一字伯陽,或曰謚伯陽。春秋末期人,后來修道成仙,講了很久后說了道祖的故事,不過這些人都知道,但是宋僧還是要說,因為他是道祖吹。
“宋僧道:靈者你明白就好,我們不說了休息一晚次日繼續弘揚使命,話說次日宋僧感謝老人家的借宿之恩之后與靈者等人繼續開始了弘揚道法的使命。

師徒幾人經歷歲月來到了一處冰天寒冷散發大雪的地方,這山寒冷無比讓師徒等人驚訝,宋僧跟徒弟等說道:現如今是夏天怎么此處如此寒冷交加大雪狂發。

這讓為師怎么向前弘揚使命,港才道:此處就連我都快受不了了,師傅沒想到你還能承受的住,這也難怪,師傅是道祖靈童轉世,還有仙人護體,但是不把這寒冷交加的冰雪除掉的話。

我們就不能繼續弘揚使命了,不知道哥哥有沒有什么稀奇注意給我們說上一說,靈者道:我哪有什么主意,不過我們倒是忍著能過去,但是師傅是個凡人壓根過不去呀,而且道祖說過不能使用法術,否則我們經歷的劫難就不算數,這可讓我們傷透腦筋呀。”

宋僧說道:不管如此定要想方設法過了此山,不知靈者你有何高見。

靈者道:先找個地方休息一番,不過奇了怪西方怎么沒有一絲寒冷,莫非這里有什么妖怪,不如我們先去那里問問百姓。

看看這里是什么情況。

宋僧道:你怎么知道西方沒有一絲寒冷與狂風大雪。

靈者道:師傅你忘了,我的眼鏡能看萬里,耳朵能聽百里當然知道情況了。

倘若師傅不信你去西方看看就知道了,走了一個時辰果然這里沒有一絲寒冷狂雪這讓宋僧起了怪了,宋僧看到前方有一老者。

先讓靈者打聽情況,老者看到靈者與港才驚訝萬分,他向前問你們是何人,到我這里是想干什么。

靈者道:這位老者不要害怕,我們只不過是長得奇怪,但是我們可是大好人呀。我們是弘揚道法求取上方道經的道士,想問一下老者,這里為什么沒有寒冷狂雪但是東方卻寒冷交加,我們師徒等人不知情況但請老者告訴我們。 

老者說道:不知道你的師傅與師兄在哪。

靈者道:在哪里一看便知,靈者大聲讓宋僧與港才過來,挑著行李的港才與宋僧過來說道:老人家有禮了,貧道乃弘揚道法的道人。

不知我徒弟嚇壞老人家了沒有,還有靈者為什么這里沒有寒冷狂雪但是東方有的原因打聽清楚了否,老人家道:我還沒有告訴你的徒弟,東方那座山名叫寒冰山。

不管春夏秋冬全都是寒冷狂雪,將近十年來都是如此。

宋僧道:這東方大路要是不停雪我們怎么繼續弘揚使命,不知老人家這寒冷狂雪會不會停一時半刻,老人家道:東方那座寒冷雪山有位妖仙。

她法力高強能短暫把雪山狂風給暫停十日,但是她可不是好請的,他要千兩銀子加花紅酒禮,否則是不會幫助任何人的。

靈者道:一位妖怪,莫不成是她弄得雪山故意騙取錢財的。

要是真的我可繞不了她。

老者道:十幾年前東方還沒有雪山狂風,我們當然知道是那妖怪做的。

但是我們可沒有什么辦法。靈者騰云讓老者看:原來是上仙,不知上仙來到此處有時遠迎,靈者道:老人家放心,我除掉那個雪妖給你們做主,于是靈者問道雪山某處有些妖氣,他來到了這里果然看到了一座妖洞。 

靈者說道:妖怪,給俺出來,賣弄法力騙取錢財實在該死,雪妖聽到聲音出來說道:那個不知死活的東西到老娘面前撒野不想活命了是不。

靈者說道:你這妖怪聽好了,我乃弘揚道法的宋僧大弟子靈者,你十年前賣弄狂雪騙取錢財迅速聽了此雪否則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現在你這妖怪阻礙了我們弘揚使命的道路,今日在不放下手段停了此雪你爺爺就要了你的狗命,雪妖道:老娘果然等到了時機,聽聞宋僧道士的道服披上去十年能與天地同壽日月同庚。

今日老娘殺了你們奪取道服,那么老娘就能長生不老了。

靈者說道:真是活膩了,看招,靈者與雪妖大戰幾回合終于殺了妖怪,靈者大戰完畢道:就你這點神通成什么威風,就算寒冷狂雪不是你的弄的,大不了我找天界的神仙除去就行了.

之后靈者看到寒冷狂雪竟然自行消失了,回去稟告宋僧后,拜別當地百姓后繼續開始了弘揚道法的使命求取道經的路程。

經歷層層風雨,又過了數月時間,轉眼間師徒等人稍微有點累了.

港才跟師傅說道:師傅,連續走了數月時間實在有點辛苦,而且這數月期間都沒好好吃頓飽飯,不如找個地方吃頓飽飯好了你們說對不對師傅。

還有哥哥你說聲話,這幾個月你們么感覺生我氣似的看都不看我一眼呀。

靈者道:我說剛才,你還敢問為什么,這幾個月你沒事就跟師傅打小報告你因為俺不知道是不是,你現在是不是誠心的跟我過不去呀。? 

港才道:我怎么能跟哥哥過不去呢,哥哥你誤會我了,我跟師傅打小報告是怕你欺負我老朱,老朱我就算是個蠢貨也知道哥哥你的脾氣不是,哥哥脾氣暴躁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你沒事的時候就欺負我老朱,老朱我不跟師傅打小報告那我以后的日子可怎么過下去。

靈者道:港才你聽好了,我只所以打你就是因為你性格墮落打妖怪的時候懶惰不行,我殺了大逆不道的人你都干跟師傅胡言亂語,想想你這種貨色不打行嗎。 

宋僧道:好了!好了!靈者與港才你們不要吵了,為師聽得頭都很痛,讓為師靜一靜好不好,為師看到下邊有座茶館我們先下去休息一番如何。 

靈者道:好了,師傅,我們不說話了,我們保護師傅先下去喝一壺熱茶吃頓飽飯在行走如何,港才道:好呀,好呀,吃頓好飯菜遇到壞人才能痛痛快快的打一場。

靈者道:一說起吃飯你這憨貨就高興成這樣,真不知道道祖為什么邀請你這種實力不行還懶惰的人跟著我們一起弘揚道法求取上方道德圣經。

港才道:哥哥就不能閉上嘴先下去吃頓飯不是,師傅肚子我想也餓了對不對。

宋僧更是道:為師肚子的確餓了,靈者就不要與港才頂嘴了,港才平日里面就被你欺壓,閑話不說先下去休息一番再說。 

“ 宋僧等人閑話不說走了一段時間果然看到了一座茶棚,這座茶棚是一位老人做生意搭建的,此時宋僧上前說道:請問這位老人家還有茶水與飯菜。

老人家道:有!有!有!當然有了,不知道幾位道士想要什么,但是此時老人家看到靈者與港才的面貌下了一大跳,宋僧此時連忙說道:老人家不要害怕,他們只不過是長得嚇人罷了,但是個心地善良的大好人,故此老人家不要放在心上。

老人家還是趕緊為我們準備飯菜,我們師徒吃飯后還要進城請此地國王給我們文書蓋章好讓繼續行走弘揚我們的使命。” 

“老人家聽到宋僧說過的話連忙回答道:幾位道長千萬不要進城,否則你們遇到官兵會倒大霉的,下場很是殘忍,聽老漢說千萬不要進城吃完飯趕緊去別的地方旅行好了。

這個地方不是道士能呆的,呆久了被官兵遇到可說不定要處決的,宋僧說道:為什么要處決道士,莫不成道士惹怒了當今國王不是。

老漢道:這里是天龍國朝,此國有一玉龍神珠,國王讓道士看管,可是道士竟然把玉龍神珠給弄丟了,這玉龍神珠可是當今國王最愛的寶貝。

所以當國王聽到此話非常生氣,下令凡是道士輕則判處三年刑法,重則搗亂不服管教者會被就地處決,道長們倘若真進城說不定會被關進打牢受盡折磨的。

聽老漢的話沒錯,吃完飯菜趕緊走人好了,港才說道:怎么這么嚇人呀,哥哥,我們還要不要在這里求取國王在文書上蓋印呀。

靈者道:這位老漢不用擔心,我們家的師傅乃大宋皇帝義弟,奉旨弘揚道法求取上方道經,這國王要是敢抓我們,他也不掂量掂量大宋和俺小靈的手段。”| 

早就聽聞大宋朝廷皇帝有一結拜義弟弘揚使命,決定要光大道教,莫不成你就是那宋僧道長,宋僧道:貧道正是宋僧,老漢不用緊張。

我們進城池會給官兵看我們的帖子和文書證明的,我想拿國王不會連大宋的道士都要處決,靈者道:我就給那國王一個膽子看他敢不敢抓我們,要是敢抓我們俺就把他們都給宰了。

宋僧道:靈者不可無理,老漢我們飯也吃了,靈者與港才收拾行李準備進城。進入城市的靈者等人被觀中驚訝說道:這些道士真是膽大包天竟然感到此處。

不過看服裝應該是大宋的,當今國王敬重大宋,但是就算是大宋的道士不免也會受處罰,一位小哥上前道:你們看服裝應該是大宋的道士。

我勸你們不要繼續前進了,趁現在沒有官兵你們趕緊走人不要在這里呆下去了,呆久了可能會被官兵抓到牢獄,還有可能會被處死的,宋僧道:我們在城外聽一位老人家說過。

可是為什么當今國王處決道士不可,就算道士做了侮辱當今國王的事情,也不能牽連無辜呀,這位小哥說道:你是不知道,當今國王曾經請道士做法。

可是道士做法竟然把國王最愛的國王玉龍神珠給做法做的無影無蹤了,當今國王非常憤怒發誓要處決道士,小的關押,打的頂嘴要處死,你們看樣子是大宋的道士興許別亂說話可能會沒事,聽我的勸說趕緊走人吧。 

宋僧回道:玉龍神珠我也聽說過,可是道士怎么肯能有這手段,玉龍神珠弄丟一事定時妖怪做的,尋常凡人是不可能有這妖精手段,這位小哥道:我們也知道道士不可能有這種妖人神通。

可是當時就只有道士在道觀里求神,可是出來后神珠直接就丟了,這國王懷疑也是不無道理的,話說此時官兵看到了一群道士驚訝道士竟然還敢來此國。

很多道士都嚇得逃出此國了,還有的被關在監獄等待發落,這怎么還有膽大包天的人敢到此處旅行。

這些士兵說道:雖然這些道士沒犯什么罪過但是國王下令我們也不得不從,只能抓這些道士,這些士兵說道:算了,這些道士竟然敢來就只有抓了。

于是士兵上前道:幾名道士你們怎么還敢到此處□□,莫不成你們不是此國道士,宋僧道:貧道乃大宋皇帝義弟宋僧也,貧道奉旨弘揚道法祈求上方道經,但是要各國國王在文書蓋章故此想請求國王在文書蓋章,只要蓋完章我們頃刻就走。

士兵道:當今國王雖說痛恨道士,但是這是大宋的道士,大宋據說實力鼎盛,而且這叫宋僧的我們此國也聽聞過,不如我們還是稟告國王陛下請他定奪如何,此時另外一些士兵牽著一些道士出來曬太陽被宋僧等人察覺。 

“這宋僧連忙上前道:這位士兵,這些道士這么辛苦你們能不能讓他休息一番,士兵看到此道士說道:怎么還有道士煩不煩人呀,竟然如此就把你也抓起來好了。

不過看你的穿著好像是大宋的,此時另外幾名士兵上前說道:此乃宋僧道長。

是大宋皇帝義弟切不可怠慢和無理。

士兵道:竟然是大宋皇帝的義弟,我也聽說過大宋皇帝義弟要弘揚道法莫非就是你,宋僧回答:正是貧道,貧道現在相與這些道士說些話不知可否。

士兵說道:可以你就與這些道士好好說幾句,宋僧道:聽聞你們在道館求神,但是寶珠被弄丟了,道士回道:那寶珠被一陣煙霧挪走了。

我們想著定是妖怪,我們也和國王陛下說了,可是國王陛下就是不聽非要拿我們這些道士問罪呀,我們真是倒了八輩子霉了。

國王陛下說道:這世上哪有什么妖怪,定是你們這些道士偷取寶物不知放到何處,國王讓我們叫出來,可是我們怎么有那手段偷取寶物不是,國王不信就把我們關進牢房說日后要處決我們,你說我們有多倒霉不是。

靈者道:請你們放心,我們去和國王商量一番,要是那國王無理取鬧俺就把他給殺了,道士說:這位小兄弟切不可胡說,這是要殺頭的,靈者道:你們看,此時靈者變成了道士的面貌驚呆了道士。

道士說道:莫非是仙人下凡拯救我們,倘若如此就多謝了,靈者說道:不用多謝,你們在這里好好呆著我們會把你們的冤案給洗清的。” 

“宋僧等人來到了宮殿門口,被一位大使看到:大使看到穿著想到這就是那個弘揚道法的宋僧道長,大使上前道:不知這位道長可是宋長老。

宋僧回到:貧道正是弘揚道法求取道經的宋僧,貧道來到此處一乃拯救道士不讓他們承蒙冤案活活受罪,二乃想請求當今國王在文書上蓋章好證明我們來到此國□□。

這位大使說道:這位宋道長請稍等,我進皇宮稟告國王,你是宋朝道士。

我想國王應該不會處決你的,我們會給你在文書蓋章放你們繼續行走,但是我朝道士你們就不要過問了,問多了惹怒國王,到時候國王可不會講究你們是不是宋朝的道士了。

靈者說道:你先去稟告國王我們的消息,道士的冤案我們是管定了,不把他們的冤案洗清我們決不罷休,大使說道:怎么給你們說不清楚,你們要不是大宋的道士。

國王早把你們給治罪了,靈者說道:那也要看那國王有沒有給我們治罪的手段才是,大使道:你這小道士怎么如此無禮,靈者道:你先去給那國王說去。

要是再敢冤枉道士就別怪我治治他了。

宋僧說道:靈者不可胡說,宋僧說:大使不好意思,我這徒弟嘴有些歹毒,而且他的手段確實厲害,我怕你的國王惹怒他到時候危險不是我們反倒是你們。

大使道:你們說這些話就有些意思了,你們有什么手段呀。” 

“靈者說道:這位大使,你好好看,頃刻靈者變成了大使的面貌之后還把大使給定住不動,這把大使給驚到了,大使說道:莫不成偷走寶珠的是你們這些道士。

靈者說道:你在胡說八道我弄死你信不信,我們昨天才到此處怎么偷你們的寶物,你們的寶物聽聞是半年前弄丟的,可不要冤枉我們,還有快去稟告你們的國王。”

“此時大使連忙進入宮殿去稟告當今玉龍國國王,大使下跪說道:國王陛下,大事不好了,外邊來了一群妖怪道士,其中有一個會變臉和使用妖術,這實在太可怕了.

不過他們是大宋的道士,所以請求國王陛下考慮下怎樣應付這些道士,他們這幾人昨日才到此處,寶珠半年前才弄丟,我想跟這些妖道應該沒有多大關系,但是這些妖道法力高強。

通過他們的幫助定能追回寶物說不定,國王說道:這些大宋妖道這么有手段。

真若如此就宣他們進來,寡人要與他們好好相商,他們要是幫助寡人取回寶物,寡人送他們黃金萬兩,要是弄不回來看在是大宋的道士就不計較了。

大使說道:國王可要小心一點,尤其是那個小道士,他相貌如同妖靈,法力也很邪門,想必不知道從哪里學來了神仙手段,等此人進來后國王可千萬要甚重考慮。

國王陛下道:寡人還用不著怕一個道士,就算那小道士長相邪門,法力高強那寡人也不能怕他,這傳出去可是丟了寡人的臉面。” 

玉龍國王道:即可宣宋僧道長與那個小道士進來,寡人非要瞧瞧大宋道士是什么樣貌和怎樣的與眾不同,大使你都這么說了寡人就信你。

閑話不說快點讓他們進來,大使出來宣道:大宋道長,你們師徒等人可以進宮殿面見陛下了,宋僧道長頃刻進入宮殿面見玉龍國王。

這宮殿的百官見到宋僧相貌不凡,氣質也與眾不動,果然是大宋高人,這百官看到大使說的小道士,面貌如邪,身姿五尺三寸,嚇得百官都不敢看他的臉。

宋僧在殿中給國王行拜讓靈者心中說道:用得著給這種國王拜禮不成,真是丟了道祖子弟的風范,宋僧說道:貧道乃弘揚道法祈求上方道經光大我道。

順便再各國讓市民看到道士的舉動,貧道路過此地請求陛下給我們文書蓋章好讓我們繼續弘揚使命祈求道經。玉龍國王道:寡人可以在文書上給你們蓋上章,但是你們也得給寡人幫助,寡人的鎮國之寶玉龍神珠在半年前就被一群道士給弄丟了,先比定是其中一位道士給偷走了。

但是現在還沒有遇到那位道士。

靈者道:這些道士乃凡間俗子,怎么可能有手段能奪了你的寶貝,你的手下在他們出來的時候不會搜他們的身子,莫非你沒檢查他們的衣服不是。

那只能怪你不好好檢查,丟了寶貝也是你活該倒霉。

國王道:你這小道士說的話到沒錯,可是我也不是沒檢查,但是那玉龍寶珠非常小只有手指頭一般大小,他們藏在鞋子里面我們莫不成還要把他們的鞋子也給搜查一遍不成。

靈者道:竟然玉龍寶珠是你們的鎮國寶貝,你們就應該全面檢查,總是裝裝樣子給誰看呀,現在丟了寶貝就那道士開刀,再說就算是道士丟了寶貝你也不能把全部的道士給一起處決。

這樣國王陛下,俺小靈幫你找回國寶,但是你要洗刷道士的冤案,別讓他們在受那平白沒有的痛苦。 

玉龍國王回道:只要小道士幫我找回寶貝,我就釋放所有道士在給他們沒人發送一百兩黃金給予補償,但是你要找不到寶貝,寡人就給你們倒換關文趁早走人。

不要在礙寡人的事情,寡人看在你們是大宋的道士,就不給你們追究刑法。

靈者道:陛下不要看不起人,我三日內就給你奪回寶貝。

國王道:倘若如此就最好不過了,寡人給你一個月都成,只要找到寶貝,你要什么寡人有的都會給你,前提別是那寶貝和寡人的王座就是了。 

靈者道:誰稀罕你的王座和寶貝,我只要你釋放那些道士就行了,師傅先把文書給這國王讓他批了再說,宋僧頃刻把文書遞給了國王,國王看到上面有很多各國國王在此處蓋章。

有女子國,寶玉國,各種各樣的國朝蓋章,國王道:這上面有很多國王的印章,想必幾位定有神通,否則是絕對不可能活著來到貴國,那寡人就拜托這位小道士的幫助了。

寡人看到大宋皇帝都與你結拜兄弟,你那大宋道士想必定有上等神通,聽到大使的說話在加上這些文書蓋章等證明你們那里的道士確實是上等男子,但是相比我們這里確是些偷雞摸狗之輩,實在丟了寡人的臉面,寡人氣都快氣死了。 

靈者道:我想著應該是妖怪干的好事情,陛下你想尋常凡人有那膽子敢偷取陛下你的國寶不是,給他們十個膽子他們也不敢呀,此時靈者忽然問道妖氣。

靈者說道:“陛下有妖氣趕緊躲起來,陛下說道:什么妖氣你可別在這里胡說八道,靈者道:有妖氣經過此處,不信的話等下你就知道了。

想必聽聞師傅來到貴國為了師傅的道服而來。

國王道:為什么是為了道服而來。

靈者道:陛下不知道,師傅的道服能讓妖怪長生不老,妖怪來到此處就是為了這個,待我除了這個妖怪,想必偷取寶貝的就是這個妖怪。

此時妖怪來到此處大聲道:等了這么久果然等到了你這宋僧,速速交出寶貝饒你們的性命,靈者說道:真是無理之徒。

妖怪看打,打了一個時辰妖怪被靈者所殺,之后寶貝竟然在這女妖怪的脖子上帶著。

靈者取出來給了國王,之后國王給文書蓋章放了道士,還每人送了百兩銀子作為補償,之后師徒等人繼續開始弘揚使命。”

“師徒等人經過數日行走來到了叫比奇林的地方,這座比奇林是個妖氣熏天的樹林,這里有幾個修行千百年得到成精的樹妖。”

他們在這里經過長期等待目的就是為了奪取宋僧的道服長生不老,他們的手下得到消息不出幾日宋僧等人就會來到此地,幾位樹妖正打算精心準備拿住宋僧奪取寶貝修成正果。

但是他們知道宋僧道長的弟子靈者法力通天還有不少能人仙長護著,他們想奪取寶物不知道得廢多少心思,但是他們為了長生不老得到正果就顧不得這么多了。

眼下宋僧就快到了,他們這些妖怪就打算準備施法迷惑靈者,然后趁其不備拿了宋僧的道服趕緊逃走,躲得遠遠地讓靈者再也找不到他們,這樣他們就可以實現長生不老的心愿了,這可是不少妖怪夢寐以求的愿望。” 

此時不遠在行走的宋僧等人來到了此處,看這山林非常之大,靈者看到這樹林想必少說也有一百里地,這么遠樹林還很礙事不知道怎么辦才好,宋僧道:靈者,看著樹林非常廣大,不知徒弟你有什么辦法過了這樹林。

靈者道:師傅,這樹林非常大,且樹木與草叢過多非常礙眼,依我看不如就施法毀了這片樹林好了,省得礙我們弘揚使命。 

宋僧更是上前道:常言道樹木花草也是生命,我們不如就不要為非作歹打殺這些樹木好了,省的別人說我們是強盜什么,我們弘揚道法光大我道是正確,但是保護大自然同樣是我們理當要做的事情,你們說是不是靈者與港才。 

“|港才與靈者說道:師傅說的是有些道理,不如我們就走著好了,我們不砍殺這些樹木好了,學學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們給這些樹木一些太平日子好了,但是師傅你要明白。

這些樹木方遠百里甚是危險,萬一妖怪出來把你的道服和你老人家劫走了可怎么辦,到時候又得費心思救你了。

宋僧道:你就不能說些好聽的話,妖怪是有但是你靈者法力通天。

加上道祖保佑,莫非這樣我還要為了一個妖怪謹言慎行的弘揚使命不成,切莫胡說八道,我們還是趕緊上路好了,早日完成使命才是我們的使命。” 

“行走多時的靈者感應到了這里有不少詭異,他忽然看到樹木竟然稍微動了一些,他心想這定是妖怪想要偷取師傅道服妄圖長生不老。

靈者心想這些妖怪就不能老實一些躲得遠遠的過那太平日子不成,怎么老是打道服的主意,他們是不是真是為了長生不老連命都不要了,靈者其實也不想打殺妖怪。

只因靈者本人也是有些懶惰,為了宋僧的道服不讓妖怪奪走妨礙自己的將來,故此只能小心謹慎防止妖怪前來偷取,妖怪為了目的竟然死活都不顧。

靈者以前是不知道宇宙萬物神明的厲害,到現在他才知道宇宙萬物也是神明創造出來的,他不過是神明創造出來的一個特點罷了,俗話說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但是妖怪竟然為了道服與天庭作對,這些倒是讓靈者佩服這些妖怪的膽量。” 

“此時一群樹妖正想辦法擺弄陷阱捉拿宋僧與他身穿道服,經過幾個時辰的行走,忽然一陣妖風與樹木混亂,妖怪趁亂直接捉走了身穿道服的宋僧。

他們目的就是為了問出道服的秘密,怎樣穿上道服才能長生不老,因為道服這些妖怪聽說有咒語,其實道服根本就沒有咒語,穿上就能長生不老與天地同壽,還能預防妖怪加害。

但是老君有令宋僧不可隨意穿著道服,因為這道服不但能長生不老與天地同壽還能震驚三界與幽冥之界,倘若不阻止定會禍亂三界,這老君怎么允許一個破壞三界的人身穿道服。

所以老君忍痛讓自己的童子下凡歷經劫難弘揚道法求取道經,目的就是為了讓世人明白與學習道家的心法。” 

“宋僧被妖怪捉走后,靈者震怒,好個妖怪,爺爺不找你們的麻煩你們卻找爺爺的茬,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不是,爺爺抓到你們不把你們碎尸萬段爺爺就不是東靈神者。” 

港才道:靈者哥哥,閑話不多說,我們得趕緊想辦法找到妖怪消滅那些妖怪才是,不然等妖怪知道道服的秘密,師傅可能性命不保,妖怪可不知道道服穿上就能長生不老與天地同壽,要是他們知道了道服的秘密殺掉師傅那我們可就造孽了不是。

靈者道:你這蠢豬能閉嘴好不好,萬一妖怪有順風耳的手段聽出了道服的秘密怎么辦,你這蠢豬,師傅被妖怪抓走就說明附近必有妖怪但是不知道妖怪在什么地方,此時靈者聞到了附近躲在草叢的妖怪,這草叢果然有一部分妖氣。

靈者道:蠢貨,這附近有妖氣你都不知道,你真是蠢到家了無藥可救了,我猜的果然沒錯,說不定道服的秘密被該死的妖怪聽到了才對,那個妖怪看來只要殺的份了。

得捉到他要了他的命才是長策要不然說出去還怎么完成弘揚道法的人物,港才道:那妖怪在那找到殺了不就行了。

靈者哥哥你鼻子厲害看看妖怪在哪,趕緊找到以防萬一要斬草除根才對。靈者道:這要你說,靈者使出法力看到了妖怪藏在草叢里面,施法把妖怪給弄了出來。

妖怪嚇得說不出話來,之后妖怪下跪扣頭說道:爺爺饒命,我只不過是樹木修煉八百年成精的妖精,這位爺爺行行好放了我好吧。我必感謝爺爺的大恩大德。 

“靈者道:饒你性命可以,但是要你從今說不出話你愿意否,你聽到了不該聽到的秘密,要么選擇變成啞巴,要么俺小靈要了你的小名。

妖怪道:只要二位爺饒了小妖的性命,小妖愿意變成啞巴,港才道:變成啞巴你還有手,你還可以寫字,哥哥不如就殺了好了,此時港才直接拿出兵器殺了妖怪除了禍患。

靈者此時說道:好個港才,你的腦瓜子還挺聰明的,就算變成啞巴還有手你也可以想出來,港才道:哥哥,這都是常識,只要不是傻子都可以想出來呀。這妖怪就算變成啞巴也沒用呀。

他回去跟他家大王寫字不照樣可以讓他們家大王知道道服的秘密不是,所以趁早殺了除去禍患才是決策。” 

“靈者道:港才你這回說的有理,俺小靈這回可要對你刮目相看了,不過我們得要趕緊救回師傅的性命才是,要不然妖怪早晚會知道道服的秘密,到時候就怕師傅的性命不保了。

靈者找了很長時間忽然看到了某個方向有道妖氣,這妖氣沖天讓靈者看到師傅應該就是在那個地方,于是與港才想法趕緊救出宋僧師傅才是,此時幾位樹精把抓到的宋僧送到面前說道:

這位道長有禮了,聽聞貴人要去弘揚道法不知為何一定要這么做,不如你就把你道服的秘密告訴我們這些妖怪,我們一起在這深山老林度過日子得了。

去弘揚道法求取道經非常辛苦,何必找罪受難你說是不是,這位宋僧道長,我們抓你只不過是想問出道服的秘密長生不老而也,我們雖說是樹木修煉成精。

但是我們跟山狼虎豹成精的妖怪不一樣,我們不愛殺生,但是我們壽命不長只能活二千年左右,要是修煉不行千年過后我們就沒活路了。

請宋僧道長告訴道服的秘密給我們活路的機會,到時候我們定會感謝道長的恩德,道士是心地善良之輩,倘若道長愿意將道服的秘密告訴我們,我們愿意把我們的干女兒小桃許配給宋道長,讓宋道長在這山林永享富貴日子。” 

“宋僧道:原本以為各位還有點個性,搞了半天你們為了問出道服的秘密□□都說得出口,貧道誓死都不會說出道服的秘密,你們要是敢殺貧道,等我徒弟靈者到來。

你的小命就別想要了,此時妖怪說道:你這道士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們給你面子是為了道服的秘密加上我的女兒看上了你這道士,倘若你還不識時務就不要怪我們幾個不客氣了。

宋僧道:等我徒弟到了有你們果子好吃,樹妖道:你的徒弟找到這里再說吧,道士識相點趕緊告訴我們道服的秘密,請你放心我們不會殺你還會把我們可愛的女兒嫁給你伺候你日后的生活。

你告訴我們道服,我們給你好處何樂而不為,為什么偏要去什么弘揚使命,那種無聊的事情還是不要去好了,你的徒弟找不到你的時候說不定他們自己就會去弘揚使命了。

到時候你怎么也得告訴我們道服的秘密,因為到時候就沒有人保護你了,這里是一盤果實就請道長先品嘗好了,樹妖還把可愛的女兒叫了出來給宋僧獻舞給宋僧賞樂。” 

“樹妖女兒給宋僧獻舞后上前說道:道長,小女的舞姿如何,宋僧看到女樹妖的舞姿后說道:你的舞姿的確很棒,但是你是妖怪我是半人半仙給你是不可能的。

樹妖說道:你這道士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此時靈者出現面前打死了女樹妖。

又說道:師傅,可算找到了你,我聞到了這個女妖怪的氣息于是就找到了這里。

這些妖怪隱藏氣息隱藏的真不是時候,一個時辰前還沒有聞到你們的妖氣現在忽然聞到了,想必是這些妖怪給師傅獻舞的時候不小心露出了妖氣于是就找到了這里,之后靈者殺死了妖怪與宋僧繼續開始了弘揚道法的使命,他們之后會遇到什么就看他們的情況了。”

“收服樹精后的宋僧在森林里經過土地的幫助走了數日終于走出了森林,他們之所以不破壞森林是因為這森林里的土地幫助他們,否則他們不破壞森林是走不出去的。

但宋僧礙于環境不讓靈者破壞這里,否則他們破壞森林后就可以除去了,這森林的徒弟不想讓靈者破壞環境,要不然他就沒地方住了。

他出去幫助了靈者指引方向走出了這片森林,這位土地還送了靈者等人一筐水果加以感謝他們收服妖怪,靈者說道:謝了土地,沒有你的幫助我們不破壞這段森林還真走不出去。

師傅太愛自然了,我就只有順從師傅,故此請求土地幫忙,如今經過你的幫助我們終于走出去了,我們幫你降服了這里的妖怪就當做是給你的感謝好了。

不過這殺掉妖怪也是為了救師傅,話說回來我真是沒想到這個怪地方也有土地存在,我怎么之前沒感到,你是不是上天派遣過來的給我說明白。” 

“土地說道:回靈者圣人的話,我原本是這森林的土地,這森林也是我以前修煉的道的地方,不過前些年來了幾個樹精奪了我的森林,如今靈者大圣人的幫助除掉了妖怪。

而且宋僧道長還是愛護大自然的得道高僧,我終于可以出面了,要是妖怪不除掉,我到得要在這附近的土地下呆何年何月才能重回故里呀,你們除掉妖怪我感謝還來不及呢。

給你們帶路這是理所當然的,我不是上天派遣的,不過我的土地位是上天冊封的就是了,靈者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我們繼續弘揚使命了就此謝過,之后拜別土地后幾位開始了接下來不知道是什么艱難的路程。” 

先前被土地幫助幫助經過層層樹林過了森林,現在走了幾日宋僧很累,故此在此處休息一段時間好繼續行走,不知道宋僧此時心里在想什么。

但是他弘揚道法求取道經是不會改變的,在休息此時天忽然下雨,靈者施法變了一座房子就讓宋僧等人進到房屋休息等待雨水停后再走。

靈者說道:方才天氣晴朗不知怎么天現在忽然下雨這是何故,是不是道祖要提醒我們之后路程會便艱難,宋僧說道:就算是道祖的提示,我們也要繼續弘揚使命不要辜負道祖的期望,我們定要完成使命給世人了解道法的機會。 

靈者道:閑話不說我們繼續弘揚使命好了,早日弘揚道服完成道祖使命別的就別多想了,于是師徒們繼續馬步行走,走了數個時辰忽然靈者看到山中有座高山。

那高山仿佛還有些仙氣還有個道觀,但是又有妖氣不知道是何原因。

宋僧說道:靈者,這座山不知有多高,而且你鼻子很靈,你聞一聞這山上到得有沒有妖怪,我等也好方便行走,靈者說道:這山上我方才聞到了一所仙氣。

但是又有些妖氣不知道是為何,這山真是奇怪,仙不仙妖不妖的,那座道觀我們也別去了換個地方行走。

港才道:師兄,竟然有仙氣定有神仙在此山上,妖氣估計是這山上躲藏了一些妖怪,看在有神仙在此處修行故此不敢出來,那位神仙不知道是何人物,師傅我們上去見上一見好了,我真想看看這位道友是何面目。 

“靈者道:別在那里胡說八道了,萬一這妖怪忽然捉走了師傅問出道服的秘密在把師傅殺了怎么辦,妖怪再暗,我們在明,一不小心師傅就會被捉走了。

到時候問出道服師傅被殺你付得起這責任不。

宋僧說道:你們暫且別說了,我們還是先趕路上山要緊。

竟然靈者你說了這山中有靈氣,我想就算有妖怪他看在你與這山中那位有仙氣的道友他也得掂量掂量不是,這山離圣山是最近的為師可不想浪費時間。

有你與天庭幫助為師莫非還要怕一個妖怪不是。

靈者說道:這妖怪膽子你有不是不知道,他們為了長生不老什么事做不出來,算了,算了,師傅你的話是道理,我隨你上山就是了。

不過到時候你后悔可不要求我,到時候先讓你受罪幾天。

宋僧說道:你竟然敢威脅為師,你好大的膽子,靈者說道:不敢,不敢,我怎么敢威脅道祖欽點的道長圣人,我們還是趕緊上路別說廢話了,你總是改變不了本性,最后還不是讓俺小靈救你出來繼續弘揚使命求上方道經。” 

宋僧說道:好了,好了,為師聽你的勸這回小心行事就是,這山離圣山最近,莫非你想壞求取道經的大事,要是壞了大事你看道祖怎么怪罪你,我們還是好好趕路才是上策,不要在你爭我抄了,為師最煩這些了。 

港才道:師傅說的是,哥哥別多嘴了聽師傅命令,我們還是趕路要緊,再說有道祖幫助我們,我們怕什么妖怪,靈者道:這幾年你還沒有記性。

妖怪知道道祖庇護我們可是還敢偷取道服妄想長生不老,他們為了長生不老連命都可以不要,他們會怕道祖治罪,行了,上山可以,但是要小心行事。

宋僧說道:為師答應你小心行事,再不濟你呆在為師身邊幫助為師以防不測。 

靈者道:還是要勞煩我保護你,果然人性是改變不了的,宋僧道:你還說為師,你自己的本性不也改變不了,還是趕路要緊,什么都不如求取道經重要。 

不想與靈者這樣一般見識的宋僧快馬加鞭的上山了,宋僧想最快的方法求取道經不顧一切想在最近的地方休息,不聽靈者的勸說實在自以為是。

因為宋僧本來就是為了修成正果不顧一切的人,再說有靈者與道祖庇佑保護他,故此宋僧才敢無法無天。

港才說道:師傅跑的這么快定是生氣了,我們趕緊追上去看看別把師傅給弄丟了,要是弄丟了被妖怪抓去了我們可付不起這責任呀。 

“靈者道:用不著你說,這個道士真是會給我找麻煩,以為有人護著就可以無法無天了是不,港才道:誰讓師傅是道祖靈通轉世,他驕傲也有驕傲的資本。

你雖然是天地靈氣所生但是還是比不過師傅老人家的身世,我們還是跟上保護師傅別多嘴了,靈者道:說的也是跟著師傅保護他免得他有出什么亂子。

這山這么大應該有什么豺狼虎豹才對,要是老虎豹子吃了他就不好了,你趕緊過去牽著師傅的馬保護他的安全,我看這周圍應該有一群虎豹成精的妖怪才對。

方才聞到一點點妖氣在那道觀里面,可是那道觀卻卻還有仙氣,不知道是何原因,莫非是妖怪與神仙有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 

靈者與港才緊緊的跟在了宋僧面前保護宋僧,宋僧見到這山也太大了因為會有猛獸故此讓靈者保護自己以防不測,靈者道:師傅你就放心好了。

我在這里虎豹豺狼傷不了你一根汗毛的,你就放心老了,只要你不跟俺添亂就行了,走進了山中林子忽然來了一群狼,宋僧嚇得半死,這山竟然真有狼群。

靈者快來保護為師,靈者忽然過來頃刻就用法力殺了幾十頭狼嚇壞了剩下的狼群,一只想偷襲吃宋僧的老虎也被靈者忽然發現被靈者一擊殺死,靈者說道:我說師傅。

你好好跟在我的身旁行不行,我護著你上山,經過一個時辰的行走靈者等人來到了高山上看到這山霞光高升,氣胸濤濤,真乃世間仙境之地。

宋僧說道:終于到了山頂了,這下為師終于可以去面見那個道觀所居住的仙長了。 

靈者道:我都說過了那道觀有妖氣和仙氣交加,我們還是隨便找一個地方我變個屋子我們將就住上一晚次日離開好了,那妖怪想必修煉仙術故此才有仙氣在身。

往日情景師傅莫非沒見過不是,不要進去那個道觀,我們抓緊找一個大的地方讓徒弟變個屋子我們睡一晚趕緊趕路進什么道觀,宋僧說道:道觀里面仙氣與妖氣都有。

為師在想應該是必有能人降服了妖怪抓緊了道觀還沒來得及處理才對,我們進去查看再說,靈者道:我前幾日就聞到妖氣,今日還有妖氣,那有仙氣的人抓住妖怪為何不殺。

留著禍害百姓不成。

宋僧說道:你因為人人都和你一樣殘暴不仁只要是妖怪就打殺。

靈者道:我怎么說什么你都不聽呢,這事情我想沒那么簡單,你要知道妖怪為了道服什么計策不會用呀,趕緊找個地方休息一晚不要進那個道觀。

港才道:哥哥不要在氣師傅了,師傅的話我們一定要聽,再說還不是有哥哥你在師傅身邊保護不是,師傅有難你降服妖怪不就是了,這三界有幾個妖怪是哥哥你降服不了的。

靈者道:行了,進去可以,但是師傅你要聽我的不要靠近那有仙氣的妖怪,要在我一丈之內,這樣徒弟就可以保護你的安全,要不然他抓你我可救不了你了。

宋僧道:你見都沒見你怎么能說那位仙長是妖怪呢,靈者道:根據情形來看我推理不會有假的,師傅要進去可以好好呆在我的身邊別離開。 

“宋僧說道:為師答應你不離開你,你的好意為師心領了,我知道你是保護為師,我們走道觀查看好了,于是走了一會終于到了道觀附近。

靈者回頭看道:師傅,前邊不遠就是那座道觀了,師傅真要進去不能離開徒弟一丈遠,要不然徒弟就保護不了你的安全了,那座道觀上面好像有一些字叫上方圣山道觀。

宋僧說道:你說上方圣山 ,這莫非就是元始天尊收藏上方道經之地,莫非我們已經到了此山,靈者說道:師傅別說夢話了,圣山遠著呢,還差三萬多里地。

曾經天尊施法給我看過圣山的情景這里斷然不是,這圣山怎么可能現在忽然就能見到,而且這座道觀有妖氣,你聽說過天尊藏書的地方有妖氣不成。

宋僧說道:天尊坐下弟子有一位是豹子成精有些妖氣很正常,可能是天尊看我們求取道經不易故此在這里施法變成道觀,我們不說廢話了進去求取道經,這下終于可以回大宋傳給世人道經完成陛下與道祖交給我的心愿了。”
本文來源于古典文學網www.jjyntc.icu),轉載請保留原文鏈接及注明出處。
發表評論登錄后發表評論,讓更多網友認識您!(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 驗證碼:
  • 最新評論(共有 條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相關欄目:
  • 古體詩詞
  • 古體辭賦
  • 現代詩歌
  • 唯美古風
  • 散文隨筆
  • 文化隨筆
  • 讀書筆記
  • 小說故事
  • 雜談評論
  • 漫說歷史
  • 學術研究
  • 其他類型
  • 捕鱼达人3破解中文版 江苏省十一选五走势图 上海快三开奖走势和值 我要配资网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今天期 黑龙江省11选五开奖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11选5任选一中1规律揭秘 吉林快三57开奖 股票学习网 如何判断特别号码的单双波色 股票新三板交易规则 黑龙江11选5正好彩票网 0304棋牌老版本 陕西11选5开奖顺序 云南11选5在线购买 股票代码查询官网